关于

狼狈(2)

一切是如何变到今日这般田地的呢?韶灵想。好像是从09年左右便逐渐看清了自己的缺陷,之后每一步选择,每一件尝试都在竭力矫正它。她以为她在向前走,她想,不要急,一步步来,从最基础开始,比如上学。读这么多年书,其实从未真正地学习,十几年来只做这一件事却做的这样糟,不如从弥补这遗憾开始。重新开始。所以选择留学。彻底地去到一个隔绝之处,斩断所有枝节与羁绊,开始新的生活。她多天真,以为自此会有充实的崭新的人生,以为能够换一个角度去看待生活,能够看清前路,能够变得成熟强大安宁,她寄托了多少希望在这上面。而来了之后,她原先所期待的一切都没能实现,她被生活的繁杂,工作的疲惫,现实的压抑和自己的无能搞得灰头土脸,一切没有丝毫好转,而是变得更糟,糟糕透顶。她终于认清,是了,其实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。不知道说过多少次重新开始,不知道多少次试图改变现状,仍是回归原点。每一件事都在验证着她的无能。明明是想一步步走上正轨,想变得更好,有广阔坚韧宁静的内心,有自信的笑,有丰富的经历和开阔的眼界,天啊,还有没有人记得她原本只是想来心无旁骛踏踏实实地来读书!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?喘不上气的日常生活与捉襟见肘的经济还有好似没有终点的焦灼,便是真的考上理想的学校她又真的能够静下来去读吗?她全无底气。要回去吗?就这么放手,她舍不得,不甘,不肯总是逃避困难。而留下,会不会只是恶化的持续。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不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愤怒。

 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