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昨天多写的几百字论文,全填了今天的懒,下班回来跟家里人打电话,说着说着就吵起来,说开来一切都显得没有意义,捉襟见肘的生活没有意义,负隅顽抗的坚持没有意义,匆忙的奔赴没有意义,挣扎没有意义,付出没有意义,得到的也没有价值。说着说着,韶灵整个人就灰了心,冷了意,嘴巴上还在抗争,控诉,辩解,心内已经凉了,只觉得这一直以来不断失去遭受的所有,都像个死不认错的小孩固执己见,在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,死不悔改,自以为是坚韧的意志,其实不过是可笑的别扭。
要怎样才能算有价值的人生,不因失去而悔恨的,不因空洞被徒然消磨的,值得的,不辜负的人生?还是她太贪心?其实世上从无这样的人生?

 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