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中午在办公室犯困,趴在桌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半个小时之后被空调的冷气冻醒,半梦半醒间听到耳机里的歌,那歌声多么熟悉,是韶灵以前尚在日本时打工路上常听的,曾是那段艰难时光中少数曾安慰到她的事物之一,一时间,她有些迷茫,思绪陷在回忆里,还对现实世界有些陌生。
人是多么矛盾的动物啊,彼时只觉诸事不顺,情绪恶劣,时刻恨不得飞一般冲回国,可现如今却又时常想起那时的生活,感慨万千,甚至在电视上看到曾经熟悉的场所时掉下泪来。
不论是好是坏是爱是恨,韶灵想,也许再不会有哪个地方像东京这般令她有如此深厚复杂的情感了。
“曾见洛阳花开早, 朱楼打马红袖招, 忙煞花间幽梦十年都看老 。
曾见箫鼓喧灯潮 ,今冬雪满长安道 ,旧日夜船听箫零落多少 。”
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