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暴雨

好像是在哪一步踏错,便再也不能回头。之后竭力用各种方式弥补,不是徒劳无益便是越行越远,韶灵的初衷其实极为简单,但也不知是不是实在运气太差,每一次都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差那么一点点。每一次都有人同她说,没关系,会好的,等过了这一阵就好了,会过去的。可是一年又一年,从来没有好过。只是一年拖过一年,似陷身泥淖挣扎不出,鬼打墙一般走不出这个困局,无法前进。旧的问题解决了,没关系,总会有新的。所以她一向对会好的,等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,这类言辞嗤之以鼻。她从来没有见到好起来过。也非常非常的讨厌"凑和",她亲眼所见自己是怎样凑和着平庸了一年又一年,几乎贯穿了她整个一生。她早已看明白了,在小事上凑和的,其整个人生也都只能凑和过去。渐渐地,她变得极端起来,凡事不做完不愿罢手,厌恶同时做好几件事,只想一件一件来,每一件都百分百投入。可是总有各种事情来干扰她,恨不得有三头六臂,于是什么都做了,什么都做不好,仍旧归于平庸。似乎生活用一双无形的手将她死死按在平庸的座椅上,永无出头之日。
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