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在日本最令韶灵快乐的事便是看电影,什么电影都好,灯光暗下来,陷在椅子里,光影浮动,声音流淌,足以抛却外面那个沉重又灰暗的世界就够,更何况今次她在电影里看到她想看的东西。
属于中国人的沉稳,内敛,利落,坚定,不动声色,不急躁不软弱,如翠竹一般,有不妖艳不暗淡的青,和修长挺拔的骨。你自有强风,它顺势弯下去却不被摧折,而风力稍减它便又笔直地立起来。 你暴雨倾盆,也不过令它更清丽洁净,翠色欲滴。韶灵从来都爱死这样的风骨。整个人沉下去,似被热水泡得舒展开来的茶叶,慢慢散出一阵若有似无、绵而不绝的香。就连以寂び出名的日本,在这点上都远远不及。想起以前读源氏物语时,书中人衣饰必要熏浓烈的香,写字必是华丽贵重的纸笺,还得缚了花朵,甚至熏了香才送出去,吟起诗也过分浓情哀婉。太过了。中国人早明了水满则溢月满则亏的道理,含而不露,点到即止才是他们的原则。如何不令人着迷。
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