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因为忘带书,韶灵翻出好久前存在kindle里的书来看,是很久不能看到的,与专业和学习全无关系的,不带有任何目的性,纯粹因为喜欢而读的书。在电车上读着便静下来,是真正的静,静到似乎可以触到自己的内心,耳机里在播放是是什么音乐,她已听不到了。
书中有一段写到村上春树,为论文头疼很久的韶灵突然发觉,自己之所以一直以来都写不出论文,只是因为自己带有了目的性。目的性令她蒙蔽了双眼,只看得到表面,看不到更深的东西,看不到村上真正想说的话。若想真的可以好好研究自己的课题,就需要那种静,可以抵达内核,可以听见喧嚣之下的真正的声音的静。

这一点在东京是很难的,东京是一个无时无刻都被时间束缚捆绑的城市,每一个人都在计算时间,并且永远都觉得时间不够用。走到车站要几分钟,等车要几分钟,电车开多久,吃饭花多久,谈话要多久,像与什么争抢时间一般,却无论如何小心计算加快速度,工作日也好假日也好,时间从来都紧迫拮据,这种生活状态忙碌焦躁且全无意义。她不明白这些人怎么不会觉得疲惫和厌倦。而韶灵自己也觉得她好似被一点点同化。在一个繁忙得简直机械的城市,让自己静下来,慢下来,沉下去,潜入最深的黑暗,为什么来日本,为什么倔强的选择日本文学,选择村上春树,所谓对于文学和阅读的热爱,还留存多少温度。不弄清这些,永远不能学到真正的东西。一切也都将失去意义。 现在韶灵开一瓶酒,坐在桌前,打算真正的读一读书了。
 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