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又是大风天,去面试的路上韶灵翻出文件夹查路线,大风几次要将纸页吹走,GPS找不到地点,只能凭糟糕的方向感和一知半解的日语找路。这一段时间来第几个面试了?她早已不记得了。对于结果,她亦变得坦然。她觉得自己好像有变得不同,但究竟是哪里有所改变,又不能准确描述,就像风沙侵蚀,大致轮廓并无改变,但细小边缘逐渐变得不同。

 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