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狼狈

在电车上同朋友聊天,韶灵有点苦涩的和朋友们说,你看,我现在连仅是生活都过得这样难看。她们聊到年轻时的事情,那时候多么骄傲,宁折不弯,不肯受一点点委屈和羞辱的。现在好像也渐渐低下了头。委于泥土之中。
但是,还是留有一点点骄傲的,可以低头,可这一副不起眼的灵魂,无论如何,也不想弄脏了它。所以,现在开始,和生活讲和好不好?
按时吃饭,早睡早起,每天按计划日程表生活,不要萎靡,不要焦虑,事情一件件做,多么庞大繁琐,总能够完成的。不要被外界的浮躁动摇,喧闹中也静下一颗心来读书。节制而安宁地过生活。收拾起这一身狼狈,重新开始。以前韶灵以为生活在别处,所以她远渡东洋,以为能够好好面对自己,自由的,独立的,而现在她知道,在哪里都好,起决定性作用的从来不是身处何处,而在于内心够不够坚定。很简单的道理,以前韶灵只是知道,现在才觉得稍稍懂得了它。

 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