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病痛

出门在外才晓得有多不会照顾自己,此时韶灵躺在床上,被头痛折磨得直欲呕吐,心中细数在外的这些时日,睡眠严重不足,饮食不规律,下午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,深夜又食宵夜,营养不均衡,甚少食蔬果,常喝饮料而少喝水,而今胃变得有些不大好,牙龈出血,口腔溃疡,头发发黄分叉,经期异常且剧痛。加之长时间心情不快,更使状况恶化。她多么多么想回家。母亲会做温热清淡的粥给自己喝,找药和热水递过来,掖好被子,什么都不让她想,无忧无虑闷头睡一觉。能有人照顾,多么好。

韶灵昨夜又梦见自己回国了,她很开心地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,闹钟却突然响了,她还在日本,且要起床赶去上课。下午和同学喝奶茶聊到毕业后的去向问题,同学说她认识一个人,在国外呆了很多年,国内各种恶习和糟糕的服务与制度都令他极为不适。可当他脚踏在故土的那一刻,这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,因为他知道这里便是他的家,他回家了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