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韶灵在心底轻轻地冷笑了一声,想:果然呐。她觉得奇怪自己既不愤怒也不觉得轻松,只是觉得有一点讽刺。她想起前几日同父亲提起的话,竟句句言中。这一年几番波折下来,她早已对日本人失去信任。不论前一刻多么温和亲切,都随时会在下一秒对你怒目相向,迅即得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。不过这么多次经验下来,韶灵庆幸自己已逐渐习以为常。
这一年在日留学生活,她一点点心灰失望,只因她所爱的这一国度,内里竟有如此不堪景象。也不是不知道世间并无完美,但一腔热爱期待被浇熄时,还是难免会失望的。这一年这般酸楚艰难,她都不畏惧,她只怕一切都只是徒劳。她只怕她最后会对自己当初这一选择深感后悔,她只怕自己不顾一切所做的选择,反将自己拖入更深的深渊。
不过,即便真是如此,那又怎样呢。

 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