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寂び

嘴巴里生溃疡,时时扰人心绪,韶灵买了一只模样质朴的茶杯,拿来泡菊花茶喝。
周五的下午一个人去府中看电影,下午六点的场次,厅内观众很少。韶灵一个人可占足一排,看高清屏幕上松田龙平那张漂亮得简直有些妖媚的脸。电影节奏很慢,没有字幕,有时候难免几句台词听不大懂,但她一点也不厌烦。男主角专注、沉默、安静、不知疲倦地编纂一部词典。冗杂的,枯燥的,浩大的工程,一做便是十五年。和宫崎葵的对手戏也是不急不燥的,静水深流的情感。这种简直枯寂般的静与慢,却令她向往不已。在日本这些岁月总是忙乱而烦闷,有时候委屈有时候绝望,教她忘记自己当初是怎样喜爱日本的简洁朴素与安宁。今天她又看到,是,她所爱的就是日本这种细腻,谨慎,缓慢,沉浸,不焦躁,不懒怠,安于枯燥与寂静,今日再见仍能令她在心中对自己说:"好想去日本啊。"
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