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韶灵此生从未觉如今日这般自惭形秽过,周围有近半数国人,可他们口中所言有近半数令她一头雾水,她张大耳朵努力强打精神希望能够多听懂一些,那些声音和词汇都不陌生,但都如流水般自她耳边逝去,她什么也抓不住。快速丰沛,全然不给她思考的时间,她的思维跟不上这不绝而漫溢的信息。她僵坐在椅子上,为自己如此浅薄而感到深深遗憾。一直以为是在向前走的,现在看来,简直不值一提。此刻她深深明白,那些她少年时傲慢自大的轻狂是多么可笑且无知,也明白了这些年来她所失去的是什么。

评论

© 旧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